被砍眼科医生陶勇伤后首露面: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


研究者认为,虽然积累遗传多样性意味着现在有可能检测到不同的新冠病毒序列的系统发育簇,但仅通过基因组比较很难确定该病毒在全球人群中传播时是否固定了重要的表型突变,任何这样的说法都需要仔细的实验验证。

琳达·奎克(Linda Quick)资料图

为了验证上述推测是否正确,研究者认为,回溯追踪2019年12月之前呼吸道症状患者的样本,有助于揭开病毒是如何“隐性”传播的谜团,但也提出了这一工作的难度。作者表示:“对呼吸道感染的回顾性血清学或宏基因组学研究将有助于确定这种情况是否正确,尽管这样的早期病例可能永远不会被发现。”

这篇论文的作者回顾了新冠病毒前期的溯源工作指出,目前与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比对最为接近的是在云南蝙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距离武汉1500多公里。“由此得出的简单推论是,我们对蝙蝠病毒的采样对某些地理位置有强烈的偏见。这需要在今后的研究中加以纠正。”研究作者表示。

作者表示,武汉最早的病毒样本包含了较少的遗传多样性,这些病毒样本都拥有一样的近代共同祖先,这可能会阻碍详细的病毒进化的系统发育和系统地理推断。尽管如此,作者仍然认为,武汉公共卫生部门在发现第一批肺炎病例方面做了出色的工作。

根据路透社看到的美国疾控中心文件及4名熟知削减人员情况的消息人士介绍,被削减的CDC在华人员主要是流行病学家和其他卫生健康专家。

然而试图确定重组事件的确切模式和基因组起源是困难的。“特别是因为许多重组区域可能很小,而且随着我们对更多与新冠相关的病毒取样,小的突变可能已经发生了。”作者表示。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作者认为,有必要再次对动物种群中的病毒多样性进行更广泛的采样,但这同样是困难的。

作者同时呼吁,考虑到野生动物中病毒的巨大多样性及其正在发生的进化,尽可能地限制我们接触动物病原体可能是降低未来暴发风险的最简单和最经济有效的方法。

“美国疾控中心在北京的办公室形同虚设。”报道援引的一位CDC削减在华人员时期曾在中国工作的美国官员这样评论道。

文章作者还指出,随着全球新冠病毒迅速蔓延,应避免参考确诊病例数,因为轻症或无症状的感染常常被排除在计数之外,真实的病例数很可能比报告的要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