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成都高校校园
来源:疫情中的成都高校校园发稿时间:2020-04-04 13:05:08


美联邦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也在3月12日表示,美国的疾病检测系统在新冠肺炎爆发期间“完全失败了”。而一直致力于更正总统特朗普的错误言论,要求美国实行严格抗疫措施的福奇也在3月23日一度缺席新闻发布会,有媒体指出特朗普因不愿遵循福奇的建议而与之不和。

全美范围内,疫情“震中”的纽约州累计确诊数已超10万例。纽约州州长库莫在记者会上表示,该州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2863例,死亡病例2935例。当地时间4月3日,纽约州州长科莫警告称,纽约市的呼吸机告急。科莫表示,由于死亡人数和住院人数激增,他将命令将数百台呼吸机重新分配给重症冠状病毒患者不堪重负的医院。

“虽然他已经出现了症状,但是急诊室的人认为他症状不够严重,让他回家去自己疗养,拒绝给他做检测。”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徐晓飞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自己一位疑似感染的美国朋友要求做检测的过程,这位朋友第二天打算发着烧开车回到费城检测,但费城方面却告诉他,他不符合检测标准,“只好在家熬着。”

除了“围堵”失败,美国政府也未能尽早加大检测力度,这一定程度上让公共卫生官员盲目行动。3月28日,美国《纽约时报》一篇名为《错失的一个月:失败的病毒检测如何使美国对新冠肺炎视而不见》的报道指出,由于技术缺陷、监管障碍、官僚主义和领导层事务等多重因素,美国早期未能对疑似病例进行大规模检测,使得美国“缺失了一个月”,白白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

不过,数学模型都是建立在许多假设的基础上的。因此经常会出现预测数据和未来真实数据不符的情况。2014年埃博拉流行期间,美国预测将有100万人感染,但实际感染人数约3万。

早在2月26日,美国就已经发现了第一例本土社区传播病例。在但在此之后的一个月内,美国民众的防疫观念迟迟没能跟上。

刘季高也3月23日也表示,距离美国疫情的高峰期还早,因为大多数人还没有被真正被筛检出来。

只是民众的轻视不足以引起大爆发,美国政府的反应迟缓才是众矢之的。

“佛罗里达的海滩上挤满了放春假的大学生、纽约居民挤满了地铁车厢、路易斯安那州的一所教堂继续接待数千人……”BBC描述道,“在全美各地,有无数的例子表明,美国人没有听从公共卫生专业人士的呼吁,避免密切的社会接触。”

2个月确诊27万人,美国疫情何以至此?澎湃新闻梳理了美国疫情暴发以来的发展脉络和关键问题。